快捷搜索:

关于写风的古诗词-汉朝-诗词大全 - 古诗文网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喷鼻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庭院里一株佳美的树,满树绿叶衬托着闹热的花朵。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我攀着树枝,摘下了此中一朵,想把它馈赠给心中昼夜缅怀的人。

馨喷鼻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花喷鼻充溢了我的衣服襟袖之间,可是天遥地远,没人能心上人的手中。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并不是此花有什么贵重,只是有感于握别多时,想借开花儿表达缅怀之情罢了。

参考资料:
1、简宗梧文学的御花园——文选北京:线装书局,2013:147-148
2、郭茂倩编崇贤书院释译乐府诗集北京:新天下出版社,2014:300-301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huā)滋。
奇树:犹“嘉木”,佳美的树木。发华滋:花开闹热。华,同“花”。滋,闹热。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wèi)所思。
荣:犹“花”。古代称草本植物的花为“华”,称木本植物的花为“荣”。遗:馈赠,赠与。

馨(xīn)喷鼻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馨喷鼻:喷鼻气。盈:丰裕,充积。致:送到。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贵:贵重。一作“贡”。感:感想熏染,冲动。别经时:握别之后所经历的韶光。

参考资料:
1、简宗梧文学的御花园——文选北京:线装书局,2013:147-148
2、郭茂倩编崇贤书院释译乐府诗集北京:新天下出版社,2014:300-301

此诗写一个妇女对远行的丈夫所孕育发生的深切怀念之情,以及经久盼归又寄情无望而孕育发生的哀愁。全诗八句,前四句描绘情况,后四句抒发感情。诗中每两句提示一个完备的意象,四个意象恰是起、承、转、合的安排,层次井然,一气呵成,风格明快,感情深厚。

前两句诗“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描画了这样一幅图景:在春天的庭院里,有一株嘉美的树,在满树绿叶的衬托下,开出了茂密的花朵,显得非分特别生气愿望勃勃。这是情况描绘,写出了春意盎然的天气。但首句中的“庭中”就暗示了这里的景致不是大年夜自然中的,而是深闺中的,是一首体现思妇的闺怨诗。

于是,思妇就出场了:“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思妇面对这繁花似锦的天气,忍不住攀着枝条,折下了最好看的一束花,要把它馈赠给昼夜缅怀的亲人。以花寄情,揭示了诗歌的主旨——对远行人的缅怀。

古诗中写女子的相思之情,经常从季候的转换来发轫。由于古代女子受到封建礼教的严重束缚,生活的圈子很狭小,不像许多须眉那样,情况的变迁,旅途的艰辛,都可能引起情感的波澜;这些妇女被锁在闺门之内,周围的统统永世是那样沉闷而缺少变更,使人认为麻木。唯有气候的变更,季候的转换,是她们最敏感的,由于这标志着她们宝贵的青春正在赓续地逝去,而怀念远方亲人的绵绵思绪,却仍旧没有头。

诗的开首四句写得很质朴,此中展现的恰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见到的一种排场。然则把这种排场和思妇怀远的特定主题相结合,却形成了一种深奥深厚含蕴的意境,激发读者许多遐想:这位妇女在孤独中缅怀丈夫,已经有了好久的日子吧。大概,在全部穷冬,她天天都在等待春天的光降,由于那充溢活力的春景春色,总会给人们带来欢畅和盼望。那时刻,昼夜缅怀的人儿或许就会回来,春日融融,他们将从新团圆在花树之下,执手相望,倾诉衷肠。可是,如今目下已经枝叶扶疏,繁花满树了,而站在树下的她仍旧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不禁教人认为无限惆怅。再说,假如她只是有时地见了这棵树,或许会顿然引起一番惊疑和感慨:韶光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了!然而这树就生在她的庭院里,她是眼看着叶儿一片片地长,从鹅黄到翠绿,垂垂地铺满了树冠;她是目击开花儿一朵朵地开,星星点点垂垂地就变成了鲜丽的一片。她心中的烦恼也随着一分一分地聚积起来,这种一日千里的苦楚,更令人难以忍受。此时此刻,她自然会不由自立地折下一枝花来,想把它馈赠给远方的亲人。由于这花凝聚着她的哀怨和盼望,依靠着她深深的爱情。大概,她指待这花儿能够带走一部分相思的痛苦,使那思潮起伏的心能够获得暂时的镇定;大概,她盼望这故宅亲人手中的花枝,能够打动远方游子的心,催匆匆他早日归来。总之,在这简短的四句诗中,蕴含着许多书生没有写明的内容。

自第五句发生迁移改变,进入第二个层次。“馨喷鼻盈怀袖”一句紧承上面“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两句,同时描画出花的贵重和人物的神采。这花是“奇树”的花,它的喷鼻气分外浓烈芬芳,不合于一样平常的杂花野卉,可见用它来表达纯洁的爱情,依靠深切的缅怀,是再相宜不过的。至于人物的神采,书生虽没有明写,但一个“盈”字,却暗示着:主人公手执花枝,站立了好久。原先,她“攀条折其荣”,是由于思绪久积,不由自立;可待到折下花来,才骤然想到:天遥地远,这花无论若何也弗成能送到亲人的手中。古时交通不便,通信都很艰苦,更不用说这是一枝轻易凋谢的鲜花。此时的她,只是痴痴地手执开花儿,久久地站在树下,听任喷鼻气充溢怀袖而无可怎样如何。她彷佛忘怀了光阴也忘怀了周围的统统,对开花深深地沉入冥想之中。

“馨喷鼻盈怀袖,路远莫致之”两句简简单单的十个字,描画了一幅清晰活跃的画面;并激发读者进一步想象:这位妇女正在想些什么呢?她是否在回忆昔日的幸福?由于这奇树生在他们的庭院之中,昔日伉俪双双或许曾在花树下,消磨过许许多多欢畅的韶光。在那叶茂花盛的时刻,她所爱的人儿,是不是曾经把那标致的花朵插在她鬓发之间呢?而如今,她不时缅怀的丈夫正在哪儿?可曾蒙受到什么?她自己所感想熏染的苦楚,远方的人儿也同样感想熏染到了吗?不管她想到了什么,有一点她老是不能开脱的,那便是对青春年光光阴在寥寂伶丁之中流逝的无比惋惜。古代妇女的生活,原先就那么狭窄单调,唯有朴拙的爱情,能够给她们带来一点人生的乐趣。当这点乐趣也不能保有的时刻,生活是多么暗淡无光啊!花着花落,宝贵的青春是经不住几番风雨的。

再回首这首诗对付庭中奇树的描绘,就可以明明白白地看到,书生始终暗用比兴的伎俩,以花来衬托人物,写出人物的心坎天下。一方面,花事的隆盛,显示了人物的孤独和苦楚;另一方面,还暗藏着更深的一层意思,那便是:花事虽盛,可是风吹雨打,很快就会落,那恰是主人公平生蒙受的象征。在《古诗十九首》的另一篇《冉冉孤生竹》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逾期而不采,将随秋草萎。”用蕙兰花一到秋日便凋零了,比喻女主人公的青春不长,红颜易老。这是中国古诗中常用的一种比喻。然则在《庭中有奇树》这一篇中,这一层意思却并不是明白说出,而是留给读者去体会。

诗的着末两句“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是主人公无可怎样如何而说出的自我快慰的话,同时也点清楚明了全诗的主题。人生苦短,女人也如手中的鲜花,经不起光阴的等待,更经受不起风吹雨打。这样的感情义绪,大概就如温庭筠在《望江南》中写的:“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一个个盼望,一个个失望,到头来大概“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白居易《后宫词》),大概“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红楼梦·葬花吟》)。

早年面六句来看,书生对付花的珍异标致,原先是逝世力赞扬的。可是写到着末,忽然又说“此物何足贵”,不免难免使人有点惊异。着实,对花落下先抑的一笔,恰是为了后扬“但感别经时”这一相思怀念的主题。无论说花的珍贵照样不够稀奇,都是为了表达同样的思惟情感。但这一抑一扬,诗的情感增强了,着末结句也显得非分特别凸起。

诗写到这里,算停止了。然而题外之意,仍旧耐人寻味:主人公折花,原是为懂得脱相思的苦楚,从中获得一点安慰;而偏偏所思在天际,花儿无法寄达,平白又添了一层忧?;相思怀念加倍无法解脱。

参考资料:
1、吴小如等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145-147
tíng zhōng yǒu qí shù ,lǜ yè fā huá zī 。pān tiáo shé qí róng ,jiāng yǐ yí suǒ sī 。xīn xiāng yíng huái xiù ,lù yuǎn mò zhì zhī 。cǐ wù hé zú guì ?dàn gǎn bié jīng shí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馨喷鼻盈怀袖,路远莫致之。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